华文五大>历史>吾自当歌 > 前尘 第二十五章——不负君心
    怀安还记地,以前楚浔澈还在做书童的时候,经常在父亲罚他的时候偷偷给他送饭,虽是每一次都因为自己不愿意违背父亲而拒绝他送来的饭食,但是,他心里还是很感谢楚浔澈的,毕竟,他的性格从小就被父亲弄成了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,除了秦怀恩这个跟屁虫之外,也就剩下楚浔澈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做了自己的同门,还是每一天都跑了找自己,他常常训斥楚浔澈不知礼仪,没有体统,但是他却没有在意过,父亲也一直纵着他,不得不说,他到底是有些羡慕的。如果自己不是秦家的公子,或者说至少不是老大的话,自己是不是也能像他那样呢?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过的不知道数不清的感觉一直笼罩在自己的心头,挥之不去,令人厌烦,但是又令人向往,矛盾一直笼罩着他的内心,像是绵绵的小雨,下的不够酣畅,又不够决绝,还总不停息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一段时间,秦怀安就一直在这种矛盾的情感中,慢慢的被煎着,挣脱不了,又承认不了,时不时刺痛自己一下,又消失了。但是,自己是绝对不能拥有这些情感的。当时,打飞楚浔澈的玉佩的时候,他就决定了,不再会对他有任何感情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的楚浔澈的时候,他终于明白了,有些东西,有些情感,藏是藏不住的,扑是扑不灭的,只是会让它越来越浓烈,就像埋藏多年的老酒,被忽地打开了。但是,还是有些晚了——这是高阶妖兽的一击,连他都不一定能活着从它的掌下逃生,何况是身上带伤的楚浔澈。他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他身旁,探一探鼻息,还好,还有气息。楚浔澈想来是一直跟在自己附近的,但是跟的又不是难么紧,所以现在才到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楚浔澈似乎在说些什么,赶紧抱起他,旁边的吴天叫停了魔兽,准备坐下来看戏,他也不想理会了,“哥……哥哥,我……我是不是……就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秦怀安颤抖着双手,轻轻抱起他,想用力,却又不敢,就像突然抱住了一个珍贵的瓷器一般不知所措,“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说了,我懂。”

    楚浔澈从腰间取下一个有些脏了的布包,递给他,“我又把他捡回来了,收下好吗?即使你不愿意,也……做做样子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,我愿意的,我只是一直不敢承认,不敢面对,我,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楚浔澈无力地笑了笑,他已经支撑不住了,意识,已经开始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别睡,撑住!我这就带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还没有那么快就……,哥哥不必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阵缓缓的掌声,“还真是感人啊,不过,就算你解决掉了另一只,你觉得,我们会让你活着走出去?”吴天虽面带笑意,但是声音却丝毫没有感情,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,”他接着说道,“把破云给我,我就就他。”他指了指楚浔澈,道。

    “你妄想!”怀安带着楚浔澈向山上退去,直到无路可退。石头滚落山崖,久久没有回声,从这里下去,必死无疑!但是怀安此时却退却了,不是因为怕死,而是觉得对不起楚浔澈,毕竟,他,还是有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