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文五大>历史>吾自当歌 > 前尘篇 第九章——诡异而有趣的人物关系
    话说安晴那边,虽被刺了一剑,到也无恙,修养几日即可,连医生都感叹安晴对上秦家二公子居然没死,真是命大,又或者是因为那二公子对安晴情深义重,被控制时还有意识,不忍下手?反正他现在正在安晴的病榻前,做痛哭流涕忏悔状,这一举动连秦怀安都看不下去了,道“人家又没死,你这样传出去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要被你打死了呢!”安晴却笑笑表示无碍,早就看穿怀恩小心思的她还不知他只是怕秦家家主责罚他,又怕安晴生他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又没事,到是你,那人没有伤到你吧!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会,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但是谁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“安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怀安哥哥!怀安哥哥!”这难以捉摸的气氛被一阵欢快的喊声打断,“怀安哥哥!你在这啊,我找了你好久呢!啊!怀恩师兄也在啊!”来者是秦怀安的师弟——楚浔澈,一直叫着他哥哥,平日里有些傻傻的,怀安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,免得他被师弟们欺负,“哥哥,这位是?”他指的是安晴,“安家安晴。你应该就是怀恩的师弟了吧!”说话者是安晴。

    “嗯!”他笑了笑,“这位姐姐好生漂亮!我还从没有见过像你一样的仙女!”他的笑容纯真,善良,虽说长相一般,但是单凭这天真的笑容已经让很多长老对他颇有照顾了。安晴一见这笑容,也笑出了声:“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么纯真的笑容了!这世间还真有如此纯真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怀安不等楚浔澈接话,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、哥,宗主让我带些药来,我,我是不是扰到你了?”说罢从袖口里掏出一瓶药,“我,我先退下了。”怀安一向严厉,他总归是有些怕怀安的,但是每次还是忍不住找他说话,“对了哥哥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不许叫我哥哥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怀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也走吧,让安晴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,我还想再聊一会……”怀恩看了看他不容置疑的样子,终于说到“好吧,我这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大哥这么厉害,以后继承家业一定能做一个好家主吧!怀恩这样想着。快步跟上兄长,他看到楚浔澈慢吞吞地走在前面,便上前叫住他“师弟!你在这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小心把通行令弄丢了,现在,回不去了……”他委屈地说,最近命案频发,秦家为了安全,给每位弟子都发了通行令,持此令即可出入秦家,“哥……师兄在吗?”“嗯,在后面呢,我让他从新发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“大哥!大哥!楚师弟的通行令丢了,再给他一个吧!”